记者暗访申城招工:在赶集网上招聘迪士尼员工多人流水线般行骗一

2017-12-06 11:58

  每月7000元还包吃住的迪士尼内场保安、月薪8000元的迪士尼观光车司机、日结800元的迪士尼人偶扮演、月薪6000元的迪士尼检票员……在赶集网上,认证为“上海迪士尼乐园”、“川沙游乐园”等信息的企业发布了大量招聘信息。远高于市场价的薪水,让求职者趋之若骛。

  外地来沪的小金,按照上述信息投递简历后,被通知前往松江参加面试。接下来,她被助理、经理们以各种名义,陆陆续续收取了近800元的费用。钱付完了,工作找到了吗?小金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求助,所谓的招聘完全是个“”。

  按照求职者们提供的信息,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日前在松江区暗访多日发现,这里活跃着一个招聘行骗团伙:他们人数众多,各有分工,组织严密,在松江多个轨交站附近均设有所谓的“面试中心”。整个过程像“流水线”一般,一天多达百余名求职者上当……

  记者在赶集网上以“迪士尼”为关键词搜索,网站反馈了100多条招聘信息。根据小金提供的线索,记者锁定了其中一条月薪7000元招聘迪士尼保安和检票员的信息。在赶集网上,这条信息的发布企业认证为“浦东川沙游乐园”,并且有“金牌人力资源”、“描述真实”、“无任何收费”等标签。在下方的职位描述中,写着综合工资6000元、缴纳五险一金、每周两天休息、每天工作8小时、包吃住等细节,条件非常优越。网页显示,这条信息8月2日刚被更新过,已有58人投递简历。

  △在赶集网上,崔助理发布的迪士尼招聘信息。企业认证信息为“浦东川沙游乐园”。

  记者给发布者“崔助理”发了一条求职短信,应聘迪士尼保安。很快,短信回复,对方自称是“迪士尼唯一直招”,通知记者前往9号线米处参加面试,“面试合格当天即可安排食宿”。

  8月4日上午,记者前往松江新城站参加面试。3号出口左侧10米地铁上盖商铺的一间门面房,贴上了硕大的红字“企业面试中心”招牌。其中,面试的“试”字刚贴了一半,用于贴字的脚手架摆在一旁。

  记者推门而入。这是一间10余平方米的房间,摆着两张桌子几台电脑,墙上贴着一些企业的介绍信息。4名女子坐在桌子后方,正不断地打着电话,通知求职者前来面试。记者询问谁是崔助理,近门侧的一名短发女子招呼记者坐到了她的对面,递给记者一张表格,要求先填表。记者用事先准备好的化名草草填完了表格。期间,一名广东来的求职者小张也推门进来,对话中得知,她应聘的是迪士尼检票员。

  填完表格后,崔助理将记者和小张的表格收走,看也不看一眼就放在了一旁。随后,崔助理大致介绍了职位信息,除了网上的信息外,她又补充了几点,比如她并非中介而是代迪士尼公司直招、宿舍4人一间就在乐园外5分钟程处、单位每月还将补贴300元水电费等等。一旁的小张听完这些信息显得非常激动,急着询问何时安排入职。见状,崔助理忙说由于是集体宿舍、吃住都在一块,所以需要先到公司的定点医院做个体检,体检合格才能签约安排住宿。体检费170元,不过属于垫付,待入职后单位会予报销。

  说完这些,崔助理撕下一张写有“安贞医院”的单子,并填上记者和小张的名字,随后叫来一位名为“阿龙”的男子,嘱咐记者和小张赶紧跟着他去医院体检。

  眼睛有些“斗鸡”的“阿龙”身材矮壮、面相。记者试图问他一些体检的细节,他不愿多谈,只是催促记者跟上。阿龙带着记者走到了轨交松江新城站下方的车库,让记者上了一辆牌照为“沪C6A5E6”的白色小车。车行10余分钟后,来到了松江区茸梅五昆口的上海安贞医院。

  阿龙将记者领到医院前台登记信息体检。记者以身份证丢失为由,向前台出示了手机里存着的一张身份证照片,这是记者事先在网上下载好的。安贞医院前台接过手机,丝毫不在意照片上的人与记者本人相距甚远,直接在电脑上操作登记。中途,前台反复询问记者“是哪个公司的”,记者被问得莫名其妙,仔细了解才得知,对方是在问记者是哪个公司带来的。转身询问站在医院门口处的阿龙,阿龙说:就说是“宇创”就行了!记者猜测,登记这个是为了体检费“分成”。

  拿到体检表后,记者首先被要求在大厅收费处缴纳170元体检费。排队缴费间隙,记者得以环视整个医院大厅。大厅里熙熙攘攘都是人,门口处不时有人带着三三两两的人推门进来,领表体检。整个医院除了体检者,似乎并无一般的病人。

  这些体检者是不是都是“面试点”带来的求职者?记者问了几名参加体检的人,印证了记者的猜测:体检者的确都是前来松江面试后被送来的,但面试的地点均不一样。操着北方口音的小王告诉记者,他是在松江大学城站旁边的一个点参加面试的……

  整个体检共有7个项目,相关科室均在医院一楼的通道两侧。从第一项“身高、体重、血压”开始,几乎每一项都要排队,可见体检的人数众多。但是,多个项目均只是走个过场。在“外科”科室,表格中称要进行“外科常见病的初步判断”,可体检的医生仅仅是让记者完成了弯肘、下蹲、举手等几种简单动作后,即在体检表上敲章通过;在“眼科”科室,体检医生见记者戴着眼镜,直接摆了摆手,称不用检查了……

  从11时零8分记者付完170元算起,到最后一项抽血结束,整个过程仅花了20分钟。期间,阿龙因前一批送来的3人已完成体检,便先行带他们离开。他告诉记者可以等下一波人送来时再搭车返回面试处。11时30分,记者将盖满章的体检表交还前台,一名杨姓男子忙招呼记者跟着走。记者跟着他又上了一辆“豫S9P963”牌照的车,返回松江新城站的“面试中心”。

  途中,杨某向记者索要50元,作为来回的车费。记者交钱后,杨某以体检报告领取需要时间,让记者隔天8月5日清晨8时前再来面试中心领取体检报告,并安排入职。

  交完50元车费后,记者反复问杨某,整个求职过程是否还有其他费用。他肯定地告诉记者,后续由“人事经理”来分配岗位,不会再有费用了。

  8月5日清晨7时15分,记者搭乘首班地铁,早早来到了松江新城站。此时,“企业面试中心”大门紧锁。门口的花坛边,已有人坐着等待。攀谈中,记者得知这是求职者小胡,来自青海,刚到上海还不到一个月,目前正四处寻找工作。而他应聘的,是一家大型企业的搬运工,薪酬是每天200元。他说招聘信息也是赶集网上看到的。

  门口的求职者越来越多。7时45分,已聚集有10余名求职者,其中3人还推着拉杆箱,他们告诉记者,由于面试时被告知入职当天即可安排住宿,因此干脆连行李都带来了。

  7时50分,阿龙、崔助理一行四五人出现在面试中心门口,开锁入内。稍作后,阿龙招呼门口等着的约20名求职者入内。1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一下子挤满了人,阿龙高声地宣布,今天会安排大家入职,等下会带大家前往公司的“集合点”等待分配,分配前需要大家准备好身份证复印件。复印费10元!求职者们陆续交钱复印了身份证,复印结束后,大家又被召集到里侧的小房间,一名脸上有疤痕的男子给大家分发了前一检的报告。记者拿到的报告上,赫然写着一个“宇”字。

  △轨交松江新城站3号口处的“企业面试中心”里,一名脸上有疤痕的男子正在给求职者分发前一天的体检报告。

  拿好报告,求职者们再次被带至地下车库,被要求挤进几辆小车。记者和其余4人,挤进了其中一辆牌照为“苏N1M321”的福特小车,司机是一名身着红色汗衫的男子。车上异常拥挤无法动弹,有人忍不住问了句,大家求职的岗位公司都不一样,为何都被带往同一地方?红衣男子一边开车一边发着微信,爱理不理地回了一句:“都在一处集合,人‘海’着去呢!”8时20分,记者这次又被带到了位于荣乐东沪松附近的“绿地伯顿广场”后侧河边的一处开阔处。抵达下车时,现场已经站着20余人。

  广场上,一车车求职者被送过来,陆陆续续来了10余辆车,人也越来越多。8时45分时,记者粗略数了一数,现场站着的求职者已有70余人。看起来附近多个“面试中心”的人均被汇聚到了这里。求职者们下车后,司机收走了大家的身份证,并交给了坐在广场北侧楼梯的一名挂着“工”的瘦高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只顾玩着手机上的“消消乐”,身份证收来即丢在了一旁。

  △在绿地伯顿广场后侧河边的一处开阔处,多个面试点前一天参与体检的求职者都被一辆接着一辆的车送了过来。

  天气闷热,广场上一丝风也没有,求职者们不停地扇动着手里的体检报告,并小声互相询问“究竟在等什么”。9时,最后一波求职者被人从伯顿广场写字楼内带了出来,此时广场上人数已过百。人群中有头发已花白的中年人,亦有不谙的“90后”。

  见人到得差不多了,黑衣瘦高个男子起身,吆喝大家在楼梯前排成三排。他拿着厚厚一叠身份证,一一点名并询问应聘职位。记者留意到,大部分人应聘的,均是迪士尼的各种岗位。点名中,七八人因岁数较大等原因被剔除出列,剩余人则仍站在广场楼梯前。此时,一名自称是“人事经理”的白汗衫男子走到了楼梯上,开始给大家“讲话”。

  男子时而故作深沉,提醒大家要注意没有犯罪记录,否则“一旦被查出,后果很严重”;时而又高亢激扬,声称深知大家出来找工作就是为了赚点钱,都不容易,今天一定会帮大家安排岗位、分配宿舍;时而又煞有介事,一个个工种挨个地介绍入职后的安排;时而又故作,提醒大家去新单位报到后,不要“玩花样”……

  绕了一大圈以后,“经理”终于谈到了“正事”:由于招聘过程中并未收取介绍费,“经理”自称报酬主要来自人员入职后单位给予的招工“代理费”,而这笔“代理费”,单位需要两个月以后才会发放。因而,为了大家能够稳定入职,“经理”称受单位之托,向大家收取每人500元的“岗位稳定金”。一听又要收钱且数额不小,人群中有些骚动。“经理”马上安抚大家“不要心急”,这笔钱会在入职两个月后,由单位在发放工资时一并返还。

  “讲话”结束后,在广场上停着的几辆车的引擎盖上,六七名男子有的掏出POS机、有的拿出收据本、有的打开手机支付宝,开始“各司其职”,向大家收取500元“岗位稳定金”。记者站在一旁观察,掏钱的大约有一半人。记者付完500元后,换来一张写着“稳定金”字样的收据。凭着这张收据,记者又被人领至广场东侧的一处偏僻角落,进行所谓的“岗位分配”。

  △车辆引擎盖上,“人事经理”们正在收取500元“岗位稳定金”,收据本、pos机、支付宝一应俱全。

  岗位分配处,一名男子坐在一套藤制茶几前,茶几上摆着几叠“入职报告”(记者猜测应为“入职报到单”)。这一张张“报告”上,署名都是“人事资源部”,但上方的报到地址各不相同。将收据及身份证复印件交给男子后,即能换来一张“入职报告”。记者应聘的是迪士尼保安,在拿到的单子上,报到地址写着“轨交11号线号口”,并附上了一名“朋经理”的电话。在拿到单子前,记者又再次被索要了50元资料审核费。到目前为止,记者已经先后支付了780元。

  △缴纳500元岗位稳定金后,凭着收据在另一处分配岗位。男子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三四叠“入职报告”,按照岗位不同分发给求职者。

  仔细端详这张“入职报告”,短短20余字的一段话,“报到”两字始终没有写对,一会是“报告”、一会又是“报道”,语句也不通顺。记者不禁莞尔,心想“‘报道’两字倒是歪打正着”。

  △图为记者拿到的错别字百出的“入职报告”,提示记者前往浦东11号线秀沿站报到。

  拿着单子,记者坐上了此前来的苏牌小车,返回松江新城站。离开绿地伯顿广场前,开车的红色汗衫男子又厚着脸皮问记者讨要了10元停车费。

  车上,记者认识了江苏淮安来沪求职的40余岁田先生,他应聘的是“东方明珠保安”,巧的是,他的报到地址和记者一样。于是两人相约结伴。8月5日10时,记者和田先生从松江启程,11时半赶到浦东秀沿站2号出口。此时暴雨大作,出口处挤满了人。记者致电“朋经理”,对方让记者稍等,“马上有人来接”。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期间记者不断催促“朋经理”。近12时,“朋经理”终于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提示记者乘坐公交川航专线,前往黄楼站下车后,再找一名“孙经理”参加“面试”。明明是报到,怎么又成了面试了?一会“朋经理”,一会“孙经理”,记者究竟被转了几手了?此时已是正午,了一早上记者已饥肠辘辘、口干舌燥,田先生感觉事情不对劲,打起了退堂鼓,记者和他一起返回松江去退钱。在记者的劝说下,两人决定还是去短信中所称的“黄楼”一探究竟。

  在公交“秀沿环桥”站,记者一行坐上川航专线站后,到达“黄楼”。再致电“孙经理”,他提示记者沿川周公往西走,在黄楼社区委员会西侧的小弄堂再向北,走到底就到了。按照提示,记者一寻找。这里是藏身于一片农村房子中的一个闲置厂区,厂区最里侧,高大的厂房被成了3层楼的出租屋。厂区东侧的一个食堂,牌子上还写着“迪士尼保安集合处”。

  一听记者是来应聘保安,食堂里正在吃饭的食客示意记者前往出租屋的6号楼301室。厂房的出租屋垃圾遍地、污水四流、异味扑鼻,记者硬着头皮爬上铁架楼梯,敲开了301室的门。这是某“人力资源公司”的一间办公室,见记者和田先生应聘保安,“孙经理”端详两人后称“没有适合你们的工作”。记者大失所望,提出刚刚缴纳了近800元的各种费用,“孙经理”顿时脸色一变,大声喝叱记者:“你交多少钱和我无关,我也不认识松江的人。”末了,他告诉记者,他的确代理了一部分迪士尼的保安职位,但招聘是公开且没有任何费用的,相关信息网上均有,他从未委托过松江的人代为招聘。

  知道上当后,田先生当即返回松江去退钱。当晚,他给记者打来电线元“岗位稳定金”只退到200元,剩余300元以“名额费”的名义被扣;至于其他费用,更是一分不退。

  以各种并不存在的高薪职位骗来求职者,再以体检费、车费、复印费、岗位稳定金、材料审核费等各种名义收钱;收完钱后,随便给求职者提供一些劳务代理公司的地址,将求职者打发走。求职者根本不可能找到的高薪职位;即便求职者回来退钱,行骗者也准备了应对方案。

  和一般的边黑职介不同的是,松江区的这些黑职介规模之庞大令人咋舌:仅从8月5日绿地伯顿广场上聚集了百余名的求职者来看,在松江区域至少有七八个所谓的“面试中心”。为了印证,记者根据赶集网上的多条迪士尼招工信息一一发短信应聘,反馈来的面试地址竟各不相同,分别有荣乐东建设大厦附近、松江加工园区附近、松江汽车东站附近、乐都286号,以及还有提示记者前往地铁松江大学城站和醉白池站后再换乘公交的,等等。

  △记者按照赶集网上的迪士尼招聘信息一一短信询问,返回的面试地址均不一样。

  在求职者集合的绿地伯顿广场里面,也有一个“面试点”。这个“面试点”门牌显示为绿地伯顿广场“45号210室”,门口玻璃看进去,里面贴着“企业招工中心”的字样。记者推门进去,发现求职表格、安贞医院的单子一应俱全,套“一模一样”。记者当场对方的求职,一名黄衣女子:“我骗你钱了吗?你瞎说什么?”

  △这一黑职介团伙在松江区设有多个“面试中心”,图上左侧没有挂牌的,是绿地伯顿广场内的一处“企业招工中心”。

  记者留意过,上述每个“面试点”,均配备有4名女性和几名男性。女性负责在网上更新信息、浏览简历、并通知求职者前来面试,而几名男性则负责开车接送求职者。此外,还有至少10余人,专职负责在绿地伯顿广场扮演人事经理,待各个点的求职者汇聚在一起后,骗取整个过程中的“大头”岗位稳定金。从各个点通知求职者面试、填表、安排体检,隔天再将求职者聚集到一起统一行骗,整个招工犹如“流水线”一般有条不紊;人员分工细致,已有团伙模样。包括民营安贞医院在内,粗略算一算,整个团伙每天的收入少说有五六万元之多……

  题图说明:这一黑职介团伙在松江区设有多个“面试中心”,图为乐都286号刚刚关门的一处“面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