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实现大件物流中国地区所有行政区县全覆盖

2017-10-24 18:44

  12月13日,一台崭新的康佳BCD-108S银色双门电冰箱被送到了位于自治区的林芝市墨脱县的门巴族人拉杰家里,这台冰箱价值仅699元,它创造了电商发展史上两个里程碑式的记录。

  第一,这是世界上最艰苦的一次网购送货行程。从四川新都的京东西南区大件物流中心到这位用户家中,京东的配送员耗时11天,半夜翻越5000米海拔高山再陡降3000米,走过“川藏公最凶险段”、一小时挪动三十公里、沿着悬崖下坠落的汽车残骸行进,最终完成了一次近乎珠峰探险式的天之旅;第二,这是墨脱县的首个网购大家电的订单,至此,京东大件物流体系实现了在中国地区所有行政区县的覆盖。公开资料显示,截止到2015年9月30日,中国地区县级行政单位共有2854个。

  从2010年6月大家电仓正式运营,京东大件物流网络的建设迈出第一步,到2016年12月墨脱县收到第一个大家电订单。京东仅用了5年零6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大件物流网络在全国的覆盖。将冰箱、彩电、洗衣机这些工业时代最具普世性的产品完成了在中国地区的流通,平均每17个小时就覆盖一个县,这在中国商业流通史上是一大创举。

  中国快递物流行业的大发展,是与电商行业的崛起密切相关的。今天的电商行业已经从前端的产品价格、品质、促销力度的较量转移到后端的物流配送和供应链整合能力的比拼。尤其是在2016年,三通一达骤然展开IPO冲刺竞跑,菜鸟网络也在全国拿地建仓。然而,回到2010年,中国的社会化物流总费用仅为7.1万亿,而2015年,这个数字为10.8万亿,增幅超过50%。当2010年京东的211限时达刚刚在、上海、广州、成都四个城市推出,当时人们对物流服务的要求极低,停留在“能送到就好”的阶段,除京东外,电商的包裹没有“订单轨迹”可供参考,没有快递单号可供查询。

  而对于大家电的配送更是如此,全国没有一家电商公司拥有一套一体化的整合性的物流配送体系,能够实现大家电产品的分发。2009年,刘强东提出要“在网上卖大家电”的想法在董事会及高管团队内部引起激烈讨论;全球电商领域没有一个网上卖家电成功的案例,而在中国,品牌厂商因为当时电商市场上的假货乱象,出于品牌的需要对“家电触网”保持着观望态度。家电的销售集中在线下渠道,国美和苏宁两大巨头占据了高达80%的份额。国美和苏宁主要是通过仓库+门店双核的物流配送模式实现在全国主要省市区域的覆盖,然而,门店备货显然是成本很高的一种运营模式。

  而放眼大件物流行业,海尔集团旗下的日日顺依靠海尔在全国乃至全球白色家电中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的地位得到迅猛发展,这家成立于1999年的物流企业在2010年纳入上市公司,也成为京东在大件物流领域的一个对手。京东大件物流体系就是在从销售到配送、再到售后整个产业链条都被巨头牢牢把持的背景下启动的。

  京东大件物流体系的搭建基本上分为四步走,采取的是“城市包围农村”和“7个同心圆”的战略。

  第一步,从2010年6月份到2013年年初,以京东在、上海、 广州、 沈阳、 西安、 成都、 武汉七大中心城市的超大型仓库为基点,在方圆150公里的范围内建设大件专属仓库,开设配送站点,进行中心城市的加密布局,主要涉及北上广等全国一线城市的所辐射的卫星城、省会城市等地,这相当于在全国画了七个小圈。

  第二步,从2013年初到2014年底,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方圆300公里的城市加密布局,这相当于以七大超大型仓库为圆心,以300公里为半径,在中国地图上画了七个大圈,这一步基本上就完成了对大型地级市、京津唐、珠三角、长三角等中等经济发展带的覆盖。

  第三步,2015年初,京东开创了京东帮的服务模式,与配送中心互为补充,进行交互式布局。京东帮可以看做是配送中心的升级版,定位于为农村用户提供大家电“营销、配送、安装、维修”一站式服务,其采取“一县一店”的模式,在县域的基础上将服务下沉到辖区的所有村庄。2014年11月20日,第一家京东帮门店在赵县成功开设,赵县因赵州桥而名扬,赵州桥建设于隋唐年间,比隋炀帝开凿的京杭大运河还要早,而赵县京东帮门店成为这个有着浓重的历史和现代化的电商经济的交汇点。京东帮在全国扩展迅猛,截止到2016年底,京东帮门店数量在全国已经达到1700多家。

  第四步,2016年初,京东推出“天幕计划”,集中精力解决大件物流运营的盲点,即边远山区,贫困区县,复杂的地形地貌,自然恶劣的区域。“天幕计划”的实施,是京东大件物流能否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国范围内流通的关键,也是京东大件物流能否最终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的核心所在。在这一计划的推动下,京东的配送兄弟完成了种种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至此,京东大件物流体系覆盖了中国所有行政区县和53万个行政村(全国大致有65万个行政村),甚至在华北、华东、华南三个区域实现了所有行政村的覆盖。东到乌苏江畔抚远,西到新疆乌恰大戈壁滩,南到中沙群岛,北到大兴安岭北麓漠河,无论高原、沙漠、森林、草原、山川、江河、湖泊、岛屿,京东大件的配送兄弟足迹遍布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根据商务部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农村网购市场规模达3530亿元,同比增长96%, 2016年全国农村网购市场规模或将突破4600亿元,成为零售电商市场新的增长点。21世纪经济研究院联合京东发布《2016中国农村电商消费趋势报告》显示,农村电商用户数量近年来呈爆发式增长,占下单总人数的30.09%,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37.82%。在刚过去的 “双十一”期间,京东平台上280升以上的大容量冰箱,70%的销量是由农村贡献的;55寸以上大屏幕电视、滚筒洗衣机销量的50%以上来自农村。2016年京东在农村市场(县、乡镇市场)中,平板电视、冰箱、洗衣机这三种最具代表性的农村三大件的销售额接近百亿。以广东省茂名市高州的京东帮服务店为例,其在2016年的单店销售额超过就6000万。

  其实早在2015年初,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就提出了京东农村电商发展的“3F战略”,即工业品进农村战略(Factory to Country)、农村金融战略(Finance to Country)和生鲜电商战略(Farm to Table),致力于解决农民买好东西难、借款贷款难、农民赚钱难的“农村三难”问题。

  其中“工业品下乡”是京东积极响应国家政策,改善农村地区生活面貌的一个战略性的举措,其核心的原则是充分运用互联网透明、免费、共享的特性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消除城乡之间的价格差异,为有差别的用户提供无差别的服务。而这一切的基点恰恰是在全国搭建一张能够让工业品进入农村且畅通无阻的大件物流网络。从此以后,你在中国的任何地区,都可以以同样的价格买到一件完全一样的商品,由统一着装且有专业素养的配送员为你送货上门。但是,广袤的中国,地形多样且复杂,网购的好东西如何安全及时送达一方面要靠健全的大件物流体系,一方面还是要靠配送员的双脚。

  在西北,2015年12月,京东在鄂尔多斯建立杭锦旗京东帮服务店,这家店的配送范围将一个面积为145万公顷的库布齐沙漠包含在内,这个沙漠中的流动沙丘占61%,沙丘高10—60米,看过电影《龙门飞甲》的朋友不会陌生,即使是赵怀安、雨化田这种武林中的顶尖高手都难保不葬身于沙丘之中。而武建平需要抱着一个55寸的大彩电徒步穿越沙漠,将商品送到沙漠另一端的用户手中。

  在西南,京东配送员周勇常常在泥泞崎岖的上背负几十公斤的商品为用户配送商品。周勇戏称自己干的其实是农民兄弟的活,因为他的“收成”几乎完全取决于“天气”和“土地”,赶上连绵的阴雨,这个遍布丘陵的地方便会极大的影响周勇的配送效率。

  在东北,有一个偏远的小岛名叫乌蟒岛。为了给用户配送冰箱和彩电,张慧不得不用绳索将这个笨重的家伙从岸上拖到船上,再运送到居住在岛上的用户那里。

  京东大件物流体系的搭建就是这样,为了每一个订单,他们也许会运用最原始的交通工具,用最但有效的解决办法,将一件件冰箱、彩电、洗衣机送到神州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不管途如何艰险,他们或用肩扛,或用手抱、或用车拖,最终只为了让被山川、岛屿、沙漠、河流“困住”的人们也能享受到现代生活的便利。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电子商务对于人类原有商业形态的变革都在发生。不同的是,这种变革越来越具有普惠性,尤其是随着消费升级和品牌升级趋势的到来,中国数以亿计的用户将会越来越多的享受到互联网带来的便利。而在这其中,京东通过正品优质和以客户为先的经营,参与到这场商业大变革乃至社会经济重塑的浪潮中。大件物流网络的全面落成,和京东中小件为主的自建物流网络、生鲜冷链网络三张大网让京东成为全球拥有最大规模的物流基础设施的电商企业,这也标志着京东在未来经济中将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